船到桥头未必直 如何改变拖拉的习惯

日期:2011-08-02 来源:丁香园
你是否喜欢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刻才做?也曾因此受挫而暗下决心不再这样,可在下一个任务来临前,又会习惯性地一拖再拖?你是否遇上一些做事拖延的同事,结果饱尝焦急等待的滋味呢?

你是否喜欢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刻才做?也曾因此受挫而暗下决心不再这样,可在下一个任务来临前,又会习惯性地一拖再拖?你是否遇上一些做事拖延的同事,结果饱尝焦急等待的滋味呢?

职场上,每一项任务都有一个最终期限。拖延,对人对己都没有好处。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个人信誉受损,亦令上级、同事怀疑你的能力,影响你的职场前途。对付职场拖延,你有什么好办法?

文章是“逼”出来的

艾凯(文员)

你是否喜欢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刻才做?

是的。

你是否暗下决心不再拖拉,可在下一个任务来临前,又会习惯性地一拖再拖?

是的。

我就是个做事拖拖拉拉的人。替领导写份材料,他说12日交给他,不到11日深夜我不会动笔。若是写个千把字的发言稿就算了,有一次要写份万把字的调研报告,我照样拖到最后期限的前一晚。抓起同事交给我的材料看,发现不少不明白的地方,但看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打电话去核实,怎么都说不过去。只好含含糊糊的,把有疑点的地方掩盖掉。

这还好对付,问题是一夜之间码出上万字,没点本事真不行。于是,在电脑前一夜坐到天亮。到早上8时多,草草收工。抓起包就往单位跑。一张隔夜面孔在路上晃,谁见了都会觉得此人在梦游。其实单位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让我写这份报告,但就是不到最后不开工。

做事拖拉的人实在太多。曾有一个同事,当年没有电脑,不能像如今这样,回家写稿再用E-mail传回单位,只能在办公室里爬格子。这位同事晚上总是先去食堂吃饭,吃了饭在办公室看电视,再找人下会儿象棋,再找人打会儿乒乓。看看办公室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下棋的伴儿、打乒乓的伴儿都走了。时间差不多了,再拖下去,末班车也没得坐了。着急了,拿出稿纸,开始哗哗哗哗写字。三下五除二,写完回家。他老母亲和他一起住,极其疼他。每天见他早出晚归,夜夜给他留了点心。

我只是写文章拖拉,还有人是不管做什么都拖拉。钟点菜场中午12时关门,不到11时半不去买菜;5件衬衫轮着穿,非要等4件泡水里,实在没得换了才会去洗;好朋友生病了,天天想着去医院探望,拖啊拖,拖到人家都出院了,还没去;回忆自己去电影院看电影,几十年了,从来没看到电影的开头……

还有一个朋友很绝。编辑向她约稿,说好12日交。12日上班一看,稿子没来。打电话去问,回答:“12日夜里12时前发你邮箱。”从此编辑再和她约稿,要打个提前量。

一个学心理学的朋友给我分析了造成拖拉的种种原因。我“对号入座”了一下,我应该属于“避重就轻”的那种类型——逃避需要费力气的事。不是根据事情的重要程度来安排时间,而总是拣简单的、乐意做的先做,把不愿意做的搁在一边,往后推。我不愿意写稿子。我总是把所有的家务做完,所有的当天报纸杂志看光,所有喜欢的游戏玩一遍,所有喜欢的网站看一遍……实在没事可做了,才万分痛苦地着手码字,对我来说,文章千真万确是“逼”出来的。

学心理学的朋友给我分析了拖拉的种种弊端,给我指明了改正拖拉习惯的康庄大道,但我改不了。就像老烟民,知道抽烟是走在送死的路上,但就是不回头,一直走到黑。

船到桥头未必直

朱辉(咨询)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经常听到这样的口头禅。说这类话的,多半是些慢性子的人。他们通常健康状态良好,心态乐观,不过往往不是那种可以托付重任的人。

“不用慌,春运过去了,现在就是当天的卧铺票都买得到。”前些天,一位好友从外地回来办事。原本下车后就可以买返程票,可是他不急,说到时候再说。

三天后,他果然买到票了,不过不是卧铺,也不是座位票,而是加开的相当于“慢车”的站票。上车时,看到满满一车乘客,他才明白自己“想当然耳”。付出的代价是站了16个小时,从晚上一直站到了第二天中午。

这位好友学历不错,资历也够了,可是在公司一直是“群众”,完全看不到“进步”的希望。有时他也困惑,找不到不成功的原因。旁观者清,我们都知道他这种“不慌不忙”的性格,很难能遇到敢于信任他的上司。

一心等着“船到桥头”,从不担心明天,这种性格其实大多形成于童年。我曾经也是这类人,所以深有体会。

“我上小学四五年级时,还经常尿炕……”某次喝酒,一位老同学说出了自己的糗事。

“我也是!”我顿时觉得他亲切了许多。

“我那时候晚上尿急,可是贪睡,于是总想再憋一会儿再起夜。结果每回都梦见找厕所,醒来就尿炕了……”他说。

“怎么和我一样?”我更惊奇了。

后来发现有这样经历的人相当多,他们长大成人之后,当然不尿炕了。然而其中相当部分人依然贪睡,喜欢在憋尿之中等待天明。结果睡没睡好,尿没尿好,说不定日后还憋出了“尿毒症”。这种喜欢“憋”的人,在工作中大多是拖拖拉拉的人。

其实,许多时候,“船到桥头未必直”,甚至可能“船到桥头自然沉”。开车得自己看路,开船得自己掌舵,千万别把一切交给明天,交给时间。

急脾气遇上慢领导

吟秋(行政秘书)

A头儿是个好人,待人和气没架子,一起工作多年,从未见他发过火,特儒雅。但缺点也挺要命:“办事拖拉”。

去年5月,上级通知开会,A领导忙,一如既往地让我替他去,领回了任务:撰写5万字的“某某发展报告”的综述部分以及中英文摘要等,每个阶段都有时间节点。A头儿挺重视,找了4个专家和博士B,成立了工作小组,明确分工:收集资料,撰写、翻译等,最后汇总我这儿。A头儿是总执笔人。

其他人都很顺利,按时间表走,可A头儿负责的部分迟迟出不来。我像黄世仁一样,整天催着赶着,好歹交了初稿、二稿。

到10月,上级请专家开论证会,提了不少意见,我边听边整理出“修改意见”,当场发A头儿信箱。

12月中旬,我把所有文稿都汇到A头儿那儿,他回信:“已经全部修改好了”,赶在新年前提交,总算如期完成任务。

今年1月15日,上级来电话:“请写一份5000字的中英文摘要,1月31日前交来,作为新闻发布会通稿”——天哪,这是A头儿负责的“画龙点睛”重要部分,由他执笔,我以为他早交了。

把通知转发A头儿,一点儿没悬念,石沉大海。

到了1月20日,实在不能等了。自己写了一份5000字的摘要,就当抛砖引玉,发A头儿信箱,没下文。3天后,我打他手机,他说:“我今天晚上就看,明天发给你。”第二天一早看邮箱,空的。赶紧又打电话,他紧着抱歉:“昨天晚上有人请客喝酒,回来晚了。今天晚上,就是不睡觉也一定修改好。”第二天早上,再看邮箱,空的。再打电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认命吧,自己改!水平不敢说,文字没错误就行。然后发给博士X,请她赶紧翻译。X带着哭腔接电话:“真抱歉,孩子病了,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您找别人吧。”赶紧翻电话本,再找博士H,请她“明天上午一定给我”,这是最后期限。

连滚带爬,终于把材料凑齐交了。我长长地松了口气,准备过春节。这期间,A头儿没电话没邮件,我心静如水——见怪不怪了。

2月2日,手机响了,是上级秘书处来的:“领导看了,说还有几个地方需要修改,让负责人来一下,请问A在国内吗?”我说不知道,把老A的手机告诉秘书同志,随后关掉手机:“要能找到老A,算你本事大。”第二天,我飞德国了,不再关心修改稿子的结果和新闻发布会的事。

春节后上班,A头儿向我解释:“那天晚上,我修改了8个小时,还是觉得不行,还不如不改。”我心里嘀咕:“回个邮件解释一下,你的手会断吗?”忍不住又问:“2月2日您在哪儿?”他答:“我在出国的飞机上,手机关了。”

我很不厚道地笑了:“不知道上级最后怎么处理的?其实领导可以直接在电子版上改,干吗非得把我们拎过去?”

节约的时间是自己的

哈尼(策划)

我们公司实行的是弹性工作制,干完活就能走人,所以,在我有限的上班时间里,用“埋头苦干”来形容绝对一点也没有自夸的成分。倒不是我革命觉悟有多么高,多么愿意为老板肝脑涂地,我的想法很实在:节约下来的时间都是自己的,浪费的时间也是自己的,是从老板那里“赚”时间还是把私人时间“赔”给老板,这笔账太容易算了。

所以,基本上,我的工作状态可以这样描述:敲击键盘运指如飞,虽然用的是拼音输入法,也是一次能输入整句话且能联想造词的微软拼音输入法,而且每分钟输入的字数已经达到了五笔输入法的水平;打电话干脆利落,常常把听筒夹在脖子边,一边打电话一边翻阅资料或者敲击键盘;从不参与无聊的八卦,在蜚短流长里浪费唾沫和精力;从不看无关的网页,不让海量信息把自己淹没;非常忙的时候,甚至不喝水,为的是不用老是去厕所报到。

正是因为修炼得当,大家公认我是办公室里效率最高的员工,交货质量也有稳定的高水准。所以有什么紧急的任务,大家总是第一个想到我。对此,我暗地里也有点小得意,特别是每每看到少数磨洋工的同事,真是十分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看上去天天加班很辛苦似的,其实,完成的工作量却并不大,时间都是白白浪费在聊天、上网、打游戏、吃零食上了。

好在我们的工作都是彼此独立的,他们的拖拉不会影响到我,不过我的朋友玲就没这么幸运了。

为了约她吃一顿晚饭,我已经望眼欲穿地等了几个月,整整跨越了两个年度。好几次都订好了时间,她又临时放我“鸽子”,我几乎要“翻毛腔”:“你是比尔-盖茨还是奥巴马呀?日程安排要提前一年预定!”她却大呼冤枉:“实在是太忙啊!”

原来,她同样是他们公司里的“一只鼎”,因为干活多快好省,急活难活重活义不容辞,就连大老板也慕名而来,把其他部门搞不定的事情丢给她,限期完成,而她也总能屡屡不负众望地按期交作业。糟糕的是,在一片赞许声中,更多的棘手任务接踵而至,且时间越来越紧、难度越来越大,如此一来,她成了各个部门的消防队员,不忙得两脚飞起来才怪呢,连8小时睡眠都成了奢望,哪里还有时间接见老友。

我常常心疼地劝她:千万不能养刁老板的胃口,即使能提前完成,也一定要在截止期前,气喘吁吁地才交上去。否则,老板看不到你的辛苦,不知道你已经拼了老命,还只当工作量太轻了呢。同时还会招来同事的嫉妒,认为你一手遮天,到处逞强,不想办法挤走你才怪。

可玲并不听我的劝,仍然像一头倔驴似的埋头加班。唉,看来,我们的约会仍旧遥遥无期。

微信扫一扫分享资讯

工科应届招聘 幼儿科学家招聘 越南药剂招聘 政策事务招聘 质管副总招聘 驻点技术招聘 资源拓展招聘 销售代理招聘 财务分析招聘 桑拿保健招聘
丁香人才二维码

微信找工作

服务号二维码

扫码查询应聘进度

意见反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