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职位分类

职场呐喊:我要祈祷

日期:2012-06-21 来源:闽南人才网求职实录
早上六点半,睡眼惺忪的尚博飞从位于北京北五环附近租的公寓中出发了。他要赶在7点之前坐上地铁,因为在这个时间段,他还不至于被挤得像沙丁鱼罐头,再晚20分钟上车,就得站一小时“军姿”了。 

早上六点半,睡眼惺忪的尚博飞从位于北京北五环附近租的公寓中出发了。他要赶在7点之前坐上地铁,因为在这个时间段,他还不至于被挤得像沙丁鱼罐头,再晚20分钟上车,就得站一小时“军姿”了。
  
尚博飞就职于一家研究所,主要工作是参与课题调研、撰写报告等。这份工作的特点是工作内容繁杂,但压力小,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基本不用加班,双休更是有保障。
  
新一轮职场生力军
  
一年前,尚博飞从北京某知名院校研究生毕业。毕业时他收到了两份留京Offer――股份制银行和现在的这个事业单位。“当时也有很多考虑,银行的工作待遇要好过我现在的单位,但是作为第一代‘拓荒者’想扎根北京,这份工作相对稳定和轻松。”尚博飞说。
  
在尚博飞的同学中,跟他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福利待遇、社会保障、孩子上学、包括现在的买车买房都跟户口有关,这是个不能不考虑的因素。”尚博飞的同学喜子说。
  
喜子毕业后在北京一个家知名国企工作,主要从事国际贸易。喜子最看重的也是稳定。
  
对于刚进入社会的这批80后来说,“渺小感”是他们共同的感受。刚刚进入社会,原来的天之骄子现在是职场新人,他们在自我实现这个层面的压力很大。“身边有很多优秀的人,在相同的年纪却取得了很好的成就。我们是研究生毕业,年龄上已经不占优势,再加上对职场的陌生,让我们有压迫感,”喜子说,“但这是良性的,是自己给自己施压,我们相信未来是美好的。”
  
尚博飞的另一个同学丫子毕业后去了一家商业银行。银行网点的工作很辛苦,一层层的业绩任务对于丫子这样一个外地来京上学没有任何社会关系的毕业生来说压力着实不小。每天几乎都在晚上7点半以后才能下班,双休只能歇一天。尽管银行的福利待遇相对优厚,但对生活品质有较高心理需求的大部分80后来说,挣钱的动力是消费,没有时间和心情看电影、逛街shopping、参加同学聚会是很大的缺憾。
  
除此之外,对像丫子这样的80后来说,人际交往能力和洞察力也是一种考验。“我们正慢慢变成我们曾经讨厌的那种人――阿谀奉承、强颜欢笑、逢场作戏,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年代,也许这种心理的挣扎是每一个人成长必经的路。”
  
《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1980年到1989年之间出生的人约为2.04亿,这就意味着我国约有2亿人口已经涌入或正在涌入职场,成为新一轮职场生力军。对于这些80后来说,诸如职业定位、职业规划、薪酬预期、职场生态的把控等都是他们进入社会这个大家庭所要面对的考验。
  
未来的房奴们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近来尚博飞的口头禅。
  
从2010年4月开始,全国已经持续了三轮房市调控,前两轮的调控都未能将一路高涨的房价抑制住。在这样的背景下,尚博飞决定买房,从2010年最后三个月开始尚博飞下了班就跑到中介问价格、看房子,但一路飙升的房价让尚博飞望尘莫及。2009年7月尚博飞现在租住五环开外的地段房价在一万三四左右,不到两年的时间已经涨到了两万四五。
  
喜子和他女朋友打算裸婚。“双方家里都是工薪阶层,地方上收入又不高,挣一辈子钱也不见得能在北京买上一套房。与其让父母紧衣缩食,不如我俩在北京好好打拼,尽快攒出首付来,自己解决问题。”喜子和他女朋友加起来一个月能挣1万元左右,花销不大。“每天在家做饭吃,只有周末出去‘挥霍’,希望3年能攒下30万首付,”喜子说,“如果没有房子的压力,我们过得其实很幸福。”
  
而跟尚博飞一起看房的另外一对同学刚子和小惠,在2010年的最后一周终于结束了看房长跑,在北京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刚子和小惠毕业后也留在了北京,刚子在一个外资公司做人力资源,一个月收入5000元左右。小惠在事业单位,一个月杂七杂八的加起来拿到7000元左右。
  
刚子和小惠买的是二手房,在东三、四环的位置,95平米276万。加上中介费、税费等一共284万。他们双方父母合伙交了130万的首付,贷146万,还20年,每月还款9000多元。“我感觉更大的是心理的压力,要对以后负责,要对房子负责了,”刚子苦笑着说,“我要祈祷我的工作不会出现变故,短期内不要孩子,再当‘孩奴’真承受不住了。”
  
刚子的房子还没有过户,现在还没有实实在在的还贷压力,日子过得像往常一样,只是朋友聚会的次数相应减少了,除了日常的生活必需品不再乱买那些有的没的。以前以商场购物为主现在改成了网上代购。以前考虑的健身卡也改散步溜达了。
  
现在尚博飞嘴里经常哼着《蜗牛的家》:“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找不到我的家。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浪迹天涯,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努力往上爬,却永永远远跟不上飞涨的房价……”
  
80后的幸福生活
  
刚毕业那会儿,因为对工作充满了新鲜感,有时周末尚博飞会和几个朋友相约出来晒晒工资、聊聊八卦。后来随着对工作状态的了解和习以为常,聚会反而成了逃离工作状态的必需。
  
在毕业后的半年时间里,他们每周雷打不动都会安排“节目”。“这种聚会让我们觉得在北京有了跟别人不一样的幸福感。每到周四就不自觉地开始看团购网、找活动。”喜子说。
  
他们的聚会主要以吃为主,每周选择不一样的地方美餐一顿。如果大家都有时间就会再安排唱歌、足疗、看电影、打羽毛球等活动。大家聚在一起回忆校园里的精彩片段、八卦其他同学的新闻、抱怨工作中的烦心事或者交流职场心得。“丫子这周有几天十点后到家的?”“喜子这周喝吐几回?”“你们领导又骂你了吗?
  
从2010年7月毕业至今,尚博飞就告别了睡到自然醒的日子,即使周末不上班,“该死的”生物钟也会适时地将他从睡梦中唤醒。周六这天他还是习惯性的早早醒了,但也习惯性的选择在床上赖到10点。这个周六丫子休班,他们便把这周的活动定在今天。今天的项目是先看《让子弹飞》再吃大餐。
  
看到师爷、张麻子和黄四郎第一次会面喝酒那场戏时,大家坏笑着交换眼神、频频点头;看到张麻子在对鹅城了解后的将计就计,游刃有余时,大家仿佛学到了现实社会中的一点处世之道;看到张麻子的个人英雄主义由始至终显露无疑,大家激动不已。
  
走出电影院,电影带给大家的那股兴奋劲儿久久没有消散。尚博飞在大街上高喊,“姜文好样的!男人的精彩是从40岁开始的,到时候一人一辆奥迪,带着媳妇带着娃,想上哪儿就杀到哪儿!”


 

微信扫一扫分享资讯

血液肿瘤招聘 OTC商务招聘 影像技师招聘 医事部招聘 中医毕业生招聘 测评导医招聘 改进科长招聘 基础讲师招聘 经营开票招聘 美塑针剂招聘
丁香人才二维码

微信找工作

找高薪好工作

找高薪好工作

意见反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