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职位分类

《国际歌》回荡在华尔街上

日期:2013-02-22 来源:中人网
http://www.chinahrd.net/compensation-benefits/compensation-encourage/2013/0222/188390.html 中人网-薪酬激励
吃光、用光、分光是资本市场的特点。“我有迷魂招不得,一唱雄鸡天下白。” 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把戏何时会穿帮,所以分起钱来有一种只争朝夕的感觉。“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金融危机之后,《国际歌》的旋律又开始回荡。说到底,资本市场的问题是如何分配社会财富。资本市场高薪酬到底凭什么?华尔街高管是吃尽我们血肉的毒蛇猛兽,还是一批由特殊材料制成的特别有战斗力的人?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吃光、用光、分光是资本市场的特点。“我有迷魂招不得,一唱雄鸡天下白。” 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把戏何时会穿帮,所以分起钱来有一种只争朝夕的感觉。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金融 危机之后,《国际歌》的旋律又开始回荡。说到底,资本市场的问题是如何分配社会财富。资本市场高薪酬 到底凭什么?华尔街 高管是吃尽我们血肉的毒蛇猛兽,还是一批由特殊材料制成的特别有战斗力的人?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猴子与Alpha

华尔街高管有个说法,金融机构20%的人创造了其80%的业务。有人不服,说是金融机构的头几把交椅很重要,只要坐上这几把交椅,即便是只猴子也能拉到很多业务。这话也对也不对。坐上头几把交椅之后自然有呼风唤雨的便利,但要想爬上这把交椅,非有过人的本事不行。再有,即便宝座上坐的都是些猴子,猴子与猴子之间也是有差别的。对此资本市场有一个术语,叫作“Alpha回报”。

资本市场是个装神弄鬼的地方,常会出现一些貌似高深的术语,有时还会出现数学符号和希腊语字母,Alpha就是希腊语,指某项工作的一流标志。其实,阿尔法(Alpha)的意思很简单,指投资组合回报高于同类标准而获取的溢价。用常人的话说,就是资本市场这个地方谁是高手,谁可以多分钱,不是看他有没有赚钱,而是要看他有没有比同行多赚钱。

多好的一个标准啊!但真正做到却不容易。首先,可比性就不好确定。资本市场是一个打乱仗的地方,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武松与林冲怎么比?一个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上梁山后出阵骑马使长枪,一个是打虎英雄舞两把戒刀。即便同为步军统领,武松与鲁智深也难分高低。类比只能产生一个不差上下的群体。比如,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这两所大学在国际上排名很后,但在国内都是老子天下第一。但要在清华北大之间再分高低,他们就不答应了。资本市场能有Alpha回报的人才群体,就是金融机构的高管和他们麾下的各路英雄。要想对他们再做分化瓦解比较困难。所以,在资本市场这个地方,金融机构的人薪酬都比较高。

Alpha回报这条规则还有一个结论,就是即便银行亏损,但只要亏损小于其他同类银行的亏损,那么银行的高管也是劳苦功高,也应该对他们重奖。2008年年底,美林前老总塞恩要求发给他一人奖金数千万美元,而且非常理直气壮,那也是有理论基础的,并非完全是无理取闹。理由是:经过他的努力,美林虽然亏损很大,但还是大大降低了。如果不是他成功地把美林及时卖给了美国银行,很可能也是雷曼兄弟的下场。但谁是“同比”呢?是其他银行的高管,还是可能担任塞恩的美林高管位子的其他人?说不清。可见,所谓Alpha只是猴子的Alpha,常人很难理解。

资本市场的高管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与普通人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道。他们与中国古代先哲孔子倒有一点共同之处:也相信“当今欲治理天下,舍我其谁也”。资本市场高管以及那些为他们摇旗呐喊的经济学家和金融学家感觉都非常好,谈起金融、经济时总是信心百倍,总有万全之策――尽管其建议总是失败。当然,塞恩就更是这样。塞恩被免去其美林CEO的职务之后气得在办公室内直打转,反复自言自语道:“美林没有我看他们怎么管理?”

保尔森当过高盛的首席执行官,接着又担任美国财政部长,应该算得上是资本市场中的宇宙流的人才。但他领导下的高盛大肆炮制和兜售金融有毒产品。当上财政部长之后,他在金融危机中的救灾工作中又一错再错。开始时是迟迟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来是让雷曼公司无序破产,再后来是他的救灾计划成了为华尔街送钱的计划。

资本市场还有一个理论,就是高薪是为了延揽人才。塞恩事后表白,他大发奖金是为了留住美林的人才。可是,塞恩数千万美元的年终奖没有拿到,但并没有像条血性汉子一样挂冠而去,而是直到被人逼下台才悻悻离场。花旗银行的首席执行官潘迪表示,在花旗银行度过难关之前,他将只拿一美元的薪酬。即便是一分钱不拿,金融高管们也还会干下去,因为他们可以享受各种高额补贴和待遇,可以在自己的地盘内享受独领风骚的猴王感觉,这些已经足以吸引华尔街所认可的最优秀的人才。全世界都是人才过剩。“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过去资本家侮辱劳动人民的话,也完全适用于华尔街高管。

当然,如果说华尔街的人完全没有才能也不对。比如,他们卖出了不少有毒的金融创新产品。投资者本来不想购买那些有毒的产品,但金融精英们说服他们买下了这些有毒产品,社会本来没有需要,但金融精英们制造了需要。难道这不是一种很大的才能吗?

金融劫匪

2008年美林亏损约270亿美元,美林当年的年终奖金却发了36亿美元。不过,我们必须将美林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员与上面决定政策的人区别开来。美林共有91000人,36亿美元平分,每人可拿到91000美元。美林没有平分,700人平均各拿100万美元,其中四人共拿了1.21亿美元,四人中又有一人拿了3900万。20个人拿了800万美元,53人拿了500万美元。

美林的行为不是孤立的,吃光、用光、分光是资本市场的特点。“我有迷魂招不得,一唱雄鸡天下白。” 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把戏何时会穿帮,所以分起钱来有一种只争朝夕的感觉。华尔街的许多金融机构50%的收入都是当年分给员工和高管,当然主要是分给高管。

华尔街的金融高管形同金融劫匪――不,应该说就是金融劫匪,索马里海盗抢钱也没有这样快。金融劫匪之恶,胜过索马里海盗。海盗固然可恶,但各国可以派军舰去给商船护航;可华尔街的问题,别的国家的人都帮不上忙,美国拒绝外援!英国《经济学家》是公司高管自己的杂志,通常对他们比较友好。但在塞恩乱发奖金之后,也向华尔街高管开炮了,称他们为“打劫明星”。

利令智昏是人的通病,金融高管也不例外,而且将其更加发扬光大。摩根士丹利与花旗银行旗下的史密斯?巴尼设立合资机构,给员工中经纪人发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理由是为了留住人才,结果引起了公愤。摩根士丹利已经从政府处拿了100亿美元,而花旗银行从政府处拿的钱还要多得多,高达50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的发言人表示,他们没有拿政府的钱给经纪人,非说奖金是来自运营收入,简直是一派胡言。如果不发钱或少发钱,就可以有更多的钱来还摩根士丹利欠政府的钱,怎么能说与政府的资金无关呢?或许,资本市场是一个不讲常理的地方。

美国政府的钱都敢黑,那股东的钱金融机构就更敢黑了。有些国家的主权投资基金在摩根士丹利投了许多钱。摩根士丹利的高管不思如何扭亏转盈,增加股息,却忙着先给自己分钱,实在是非常卑劣。

是谁创造了人类财富?

华尔街有句名言,叫“贪婪是个好东西”。就像小说《围城》里说的那样,“梅毒在遗传上产生白痴,疯狂和残疾,但据说也能刺激天才”。但即便贪婪有助于创造财富,并不等于贪婪是创造财富的唯一因素或主要因素。即便某些情况下贪婪有助于创造财富,并不意味着其他情况下贪婪不会阻挠财富的创造。即便贪婪是个好东西,并不等于华尔街是个好东西。即便华尔街有时候是个好东西,并不等于华尔街多数时候是个好东西。即便华尔街创造了财富,可这些财富大多落入金融高管兜中,而创造财富的社会成本却由其他人承担。

到2008年年底,坏账和有毒资产在全球所造成的减记高达1万亿美元。但金融高管没有创造财富也依然贪婪。

2007年,雷曼兄弟公司首席执行官里查德·福尔德的薪酬是3340万美元,贝尔斯登倒闭前其首席执行官杰米·凯恩的薪酬是3210万美元,AIG的前首席执行官马丁·索利文下台前的薪酬是1430万美元。最可恨的是美林首席执行官斯坦·奥尼尔,被赶下台的时候还拿到了1.62亿美元。

上表显示了2007年美国五家银行高管的收入,公司的损失以及联邦政府所拨的救助资金额。表中的减记(write-down)指降低资产的账面价值。减记与销记不同。销记(write-off)指将一项资产的价值金额记入开支或损失项下。金融机构所炮制的金融创新产品经常有价无市。可明明卖不出去的产品,金融机构却不肯降价出售或销记,至多是减记,以减少银行的亏损,等待政府的最后收购这些金融产品。与此同时,金融高管仍然给自己大发奖金。

上面的高管是这样,下面的操盘手也一样。35岁的博尔兹·温斯坦是德意志银行的明星操盘手。此兄是位奇才,16岁便成为国际象棋“终身大师”。2006年和2007年温斯坦分别为德意志银行赚得9亿美元和6亿美元,但2008年便赔了18亿美元。2008年德意志银行共亏损50亿美元,温斯坦一人所造成的损失就占了其中的三分之一。正如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约瑟夫·阿克曼先生时候痛定思痛:如果靠豪赌挣得15亿美元的利润,必须以数倍于15亿美元的资金承担风险。

中人网-薪酬福利


微信扫一扫分享资讯

内科普外招聘 胸外科技工招聘 在线咨询招聘 精神科技师招聘 注射招聘 肾病科专家招聘 药物分析招聘 临床专家招聘 中西调剂招聘 医药网络招聘
丁香人才二维码

微信找工作

找高薪好工作

找高薪好工作

意见反馈 TOP